曜華

她是孤芳自赏的玫瑰。

哭着说想要专画。

【胜出】我等你长大 03

“冬天的车站里可冷啦。每次冻得受不了的时候,就想象着自己坐在大大亮亮的饭店里吃猪排饭。那一定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事情。”

大咔x小久

现代架空无英雄向


“意思是……我……我可以……想吃什么就吃什么?”

绿谷瞪圆了眼儿,眸内盛满了不可思议,看向爆豪的眼神就像是在看一个无所不能的魔术师。或许是更蠢的东西,爆豪心想,把小孩放在沙发上然后抖开毛巾给他擦去身上残余的水珠。

“当然,你想吃什么就吃什么。”

他难得耐心的重复了一遍,给绿谷套上自己之前买小了的衣服,不过还是宽松了些,露出来的小胳膊小腿儿细得过分。小孩一再沉吟模样无比认真,爆豪低头瞅着他,心道你就想吧,我还不信你这小身板能吃穷了老子。最后绿谷郑重其事地向他表示自己想吃猪排饭:广告里会bulingbuling闪光的那一种。

“可……可以吗?”

绿谷满怀期待的看着他,如此真诚看得后者满脸黑线。

“白痴吗,哪有什么闪光猪排饭。你是在哪看到的?”

“以前住在车站的时候对面就有一块很大的广告屏幕,天天循环播放猪排饭的广告,”小孩吸了吸鼻子继续说下去,“冬天的车站里可冷啦。每次冻得受不了的时候,就想象着自己坐在大大亮亮的饭店里吃猪排饭。那一定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事情。”

“原来如此……那我就勉为其难地……”他了然地点点头转身要进厨房,突然意识到什么似的又扭过头来。

“……你小子原来不结巴啊?”

“∑!!!”

爆豪露出一副“我就知道是这样的表情”,吓得绿谷小脸一白,玩他妈蛋了上鸣哥哥教的法子不好用啊,急得他眼眶暴红水珠子簌簌地就开始往下滚。

“不是……不是的……我只是太紧张了……”

这回是真的吓结巴了,爆豪撇撇嘴嫌弃地抽张纸给他擦擦哭的惨不忍睹的小脸,心想老子还真捡了个小废物回来,一兴奋起来连撒谎都不上道。

“行了,别哭了。晚上就吃猪排饭。”

爆豪打开冰箱取出几块速冻猪排,身后的电饭煲里的米饭还有半小时煮熟。爆豪余光瞥见绿谷早已止住抽泣扒在门口小心翼翼地看着他,鼻子底下还挂着晶晶亮的小鼻涕,显得可怜兮兮的。

爆豪知道绿谷出久说了谎,令人奇怪的是,除了好笑之外他并没有什么气恼的感觉。其实他也知道,如果真的像表面看起来那样笨拙,这小家伙指不准活不到这么大,但是——

“以后在我面前不要说谎,因为没有那个必要。我不会因为谎言而多照顾你一分,也不会因为你说了真话而惩罚你。”

爆豪不希望这个小家伙即使被自己收养了也一直将自己藏在坚硬的壳子里,时刻小心翼翼如履薄冰。

他摸了摸小孩的脑袋示意他去沙发上边看电视边等,他也没动,只是迟疑着,犹犹豫豫的,看起来像是有什么要告诉他一样。

“有话就跟我说,别藏着掖着。”

爆豪心想这倒霉孩子又要整什么幺蛾子,于是他俯下身子,把耳朵凑到绿谷嘴边很认真地想要听清他的话。

小孩别别扭扭地夹紧两条细细的腿儿瑟缩了一下,声若蚊哼。



“那个……没穿内裤……小OO冷。”



爆豪迟疑地“哈——?”了一声后瞬间破功,一边给他拆新内裤一边笑得直不起腰。绿谷生无可恋地蹲在角落里一脸哭唧唧。

真是。

太他妈可爱了。

爆豪给他从小角落里拽出来扒拉上内裤为没肉的小屁屁保暖,顺便手一提给他穿好裤子和鞋。他看着绿谷踱着小兔拖鞋啪嗒啪嗒走出自己的视野,自己套上围裙启了灶火。

火焰幽蓝舔舐锅底,澄澈油液滋啦滋啦地响了起来。爆豪用锅铲贴着边儿协助着大块猪排滑入油中,他敛着眸子看着。


……有多久没有这样笑过了?

他想。


















问问下一章想看啥,绿谷回忆杀还是继续看爆豪养小孩x
顺便一问有没有人好奇上鸣哥哥呀xxx

【胜出】天使咔x恶魔久

凶巴巴的天使和纯真无暇的恶魔。

p3是阳光滤镜,照起来太太太太太好看了。

突然发现我居然没转:(

三张纸:

@曜華 无疾而终的暗恋的图!

画的↓

“你为什么躲我。”

“我只给你十秒钟回答。”

我真的,好喜欢,好喜欢你。
喜欢的快要死掉了

自己稍微混杂了点的部分! 十分喜欢结尾的两人!! 但是表达不出来他俩的感情突然自我颓x

【胜出】我等你长大 01~02


“——绿谷出久是爆豪胜己捡回来的孩子。”

大咔x小久

现代架空无英雄向。


小孩长着软软的墨绿色卷发,脸庞微微朝上的姿态让人很容易就看清他线条圆润的脸颊。
他正乖乖地坐在椅子上晃着两条细细的小腿儿,印着欧尔麦特大头像的红色小书包被搁置在一旁。他仰起头来,鼻翼翕动细细地嗅着厨房里飘来的香味。

绿谷出久在等着他的猪排饭。

爆豪熟练地大火收汁接着将煎好的猪排扒到白米饭上,黝黑的酱汁很快地顺着一粒粒雪白之间的缝隙渗了下去。他端着盘子走到餐桌跟前,把带着卡通图案把柄的勺子塞到小孩的手里。

“开饭了,小子。”

绿谷用筷子小心翼翼地从盘里舀起一勺沾着料汁的炒饭送入口中,开心得将两只大眼睛眯成了弯弯的月牙。

“谢谢小胜哥哥。”

绿谷出久是爆豪胜己捡回来的孩子。

那天爆豪刚办完点事情,回来的路上经过了他们这一带有名的贫民窟。

低矮紧凑的房屋连在一起密密麻麻像蚁虫的巢穴,雨天之后独有的潮湿气流向上升起迎面而来,夹带着什么东西腐烂的气息。

贫民窟的土地深埋着积淀已久的污垢。

任何人都可以把任何东西扔在这儿,比起贫民窟,这儿更像个大型垃圾场。

肮脏,落后,贫穷。

被遗弃的地方。

他并不喜欢这个地方。

爆豪蹙紧眉峰高突,脚下步子不禁加快。他余光掠过身侧倏然发现一个圆溜溜的东西朝自己这边滚来,下意识地伸直了脚将其拦住。

是个脏兮兮的苹果。

苹果还算完整,在地上滚过一圈之后几乎辨认不出原来的颜色。他视线上移很清楚地看见那个小跑过来的身影——小孩有着一头蓬乱杂生的藻绿色头发,身上衣服也是灰扑扑的模样。他蹲了下来小心翼翼地捡起那个苹果揣到怀里,在身上擦拭干净,又小心翼翼地抬起头来看了自己一眼。

“谢……谢。”

他的大眼珠瞧着爆豪,慢慢转动了一溜,接着咧开了嘴。

他笑了。

该怎么形容那个笑呢。明明是脏兮兮的小人儿,却仿佛在那一刻闪闪发光了起来。

一个苹果就能让他高兴成这样。

爆豪心中有些恼火,一个方面是唾弃自己居然因为看见这个小孩而心里生出些平衡的优越感,另一个方面则是恼火为什么处境如此的他还能笑得这样灿烂。

就好像是没有任何杂质的阳光,纯粹得一碰即碎。

这样的东西,怎么能在充斥着黑暗的地方活下来?

他陷入思索,随即又立刻反应过来。他惊诧于自己居然因为这种毫无意义的事情而停留了许久。

爆豪想要立刻离去,脚下却又黏着起来,没有根据的念想在他的脑海里拼命缠绕着纷涌。

最后他伸手在手提袋里摸索了一会,掏出根商店里额外赠送的棒糖来。

“给你。”

爆豪觉得自己简直是疯了。

那个小孩自从拿了糖以后就一路跟着他,而他明明知道却也没有动作,再然后他就自然而然地把小孩领进了家门。



天呐。

他回过神来,蹲着审视起面前的小孩。

黑黑的,小小的,瘦瘦的。骨窝因为营养不良而深深下陷。他含着胸有些怯懦地看着爆豪,而爆豪也看着他。



“喂,你叫什么名字?”

他开口问道。

小孩的眼里有什么东西慢慢的亮了起来。



小孩儿叫绿谷出久。

爆豪搬来个小凳子坐在那耐着性子听着他对自己断续而又结巴的叙述,心里是说不上来的滋味。

没有父母,没有家,没有食物。以前的事除了名字早已记忆不清,他一直过着流浪猫一样从垃圾堆里讨食的生活。

“为什么要跟着我回来?我看起来可不像什么好人。”
爆豪说这话并非贬低自己,事实上他已经被同事评为最不受孩子欢迎的经理No.1。大部分孩子都被他那看起来坚不可摧的凶狠面孔吓得哇哇大哭溃不成军,而对爆豪手中几乎要捏碎的糖果视而不见。恰恰与之相反的是狗屎头切岛跟来拜访的小朋友们打成一片,爽朗的笑声阵阵余音不绝。

戚,不稀罕,我才不稀罕。

凄清,苦恼,而又无奈。爆豪不知不觉攥紧了指节,他扭头又看向了小孩。

“因,因为……很温柔啊。”

“从来没有……人……对我这么温柔过。”

小孩垂着脑袋缩着肩膀,一字一顿小心翼翼地说。他说话的方式很吃力,每个字之间不怎么连贯,与其说是不会说话更像是连怎样正确地蠕动嘴唇都做不到。

哪有人教他说话识字呢。

那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滋味又浮涌上来,梗在喉咙里,拿舌尖轻轻抵着层层叠叠的酸便扩散开来,这让爆豪尝到了从未有过的心悸与苦楚。

面对着这样一个即使面对着的是最微小温柔的光芒,依然要执拗地贴近追逐的孩子,他终究是心软了,化了,疼了。

“那好吧,绿谷出久,认识一下。”

他缓缓开口,努力地温声说着。

“我叫爆豪胜己,是未来将要照顾你的人。”


在决定了收养绿谷出久后,爆豪做的第一件事就是——给他洗澡。

严厉地勒令小孩让他把自己的衣服全部扔掉,绿谷泪眼汪汪极其不舍地与陪伴了自己多年汗衫隔着垃圾桶道别,撅着光溜溜的小屁股被爆豪拎进了浴室。

一开始他对于水还是很抗拒的,逮着空隙就想跳出浴缸开溜,后来就拿着爆豪放在水里的小黄鸭玩开了,咕叽咕叽地捏着塑料玩具响着,一边开心划水一边咯咯咯地笑了起来。

认认真真替他搓身子洗头发的男人在被第n次用水浇到身上时终于忍无可忍地咆哮了起来,顶着满满白色泡沫的手因愤怒而微微颤抖。

“——给我坐好不准动啊混蛋!!!”

整个浴室在那一刻变得寂静无比。小孩的身子很明显地抖了一下,他几乎是下意识地松开小鸭子转而交叠手臂护在头顶。因为从未有过的温柔,还得到了一起生活的许可,绿谷稍稍地有些得意忘形了。

“对不起……”

他小声呜咽着,水声啪嗒啪嗒。

“请不……不要……赶我走……”

爆豪的手有些尴尬地悬在半空。你跟小鬼发什么脾气啊,他责备自己道,还是个曾经流浪的小鬼头。他最怕也最烦别人哭了。成年人好歹还能以懦弱为由吼上几句,一遇到小鬼爆豪就什么法子也没有只好缴械投降。

他烦躁地伸出手去。小孩本来想往后缩的,但是硬生生忍住了。他不怕挨打,他只怕爆豪不要他。

然后男人就毫不客气地捏住了他脸颊上的嫩肉。

“……∑???”

“蠢货。”

爆豪以一种恨铁不成钢的眼神看着绿谷,手下动作不停将他脸蛋儿揉扁搓圆。小孩在几乎被他搓洗掉一层皮后身体终于呈现出他这个年纪该有的嫩白,软乎乎滑嫩嫩的泛着刚剥壳鸡蛋的光泽。

“说了养你就养你,老子看起来那么像言而无信的人吗?”

“对……不……起……”绿谷泪眼汪汪地顶着个被揉的红彤彤沾满泡沫的脸蛋儿,吐字含糊不清。

爆豪松开手指抿紧了唇,他还是太瘦了。瑟缩的瘦凹的胸前突着一根根肋骨轮廓清晰可见,手臂腿上的血管显现出一种不自然的青色。

“没关系。”

难得带着些温意将小孩脸上泡沫擦拭干净,也不管湿漉漉的水汽,拿条大毛巾严严实实裹了人就抱出浴室。

“晚上想吃点什么?”


他做出重大决定,绿谷出久作为他爆豪胜己养的小孩,以后要以小猪崽儿为目标茁壮成长。




往后写了一点儿,因为前面有修改且不知道从哪分才好,就放一块儿啦。
风格渐渐突变(咦?)

不想写作业就,摸咔……
可能是我画的最好看的一个小男孩啦。


“——你他妈知道我有多痛苦吗,有时候真想把心都掏出来给你看看。”

我把我的爱我的心连同那些涌出来的滚烫赤红的血液都给你。

——所以求求你。

不要离开我。







送给阿洲写的在劫难逃的摸鱼!大概是幻想中的咔扒开了自己的胸腔(?)写的真的深入骨髓完全画不出百分之一!我我我给阿洲表白!尖叫。 @跑向绿洲

【胜出】无疾而终的暗恋番外
*拳击手咔x裁判久
*一辆破车,我不会炖肉啊哭哭唧唧

*终于正式完结了,愿食用愉快☆

【霸道总裁悍保镖】
买的索大到了!玩一发♡♡♡

总觉得拍的不清楚…那就这样吧。
歌手咔x学生久设定。
正在约会中。